也可以说是才出发,王春卫风雨无阻

2019-11-01 15:08 来源:未知

图片 1 资料图:王春卫在训练中。

  1月中旬,在第1集团军表彰大会上,荣立一等功的某旅90后排长王春卫,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南京军区某装甲旅排长王春卫从走进军校到部队任职才6年,就已经荣立一二三等功各一次。读军校时,他参加了在美国西点军校举行的“桑赫斯特竞赛”,去年又作为队员之一,参加了在俄罗斯举行的“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黑黝、壮实,一脸憨厚笑容,其貌不扬,但他两次出国参赛的经历却让人啧啧称奇。

  今年年初,王春卫被南京军区表彰为“优秀基层干部标兵”、“何祥美式爱军精武标兵”。“不少战友打来电话祝贺,说我一辈子都够了。”这名年轻的军官谦虚地说,“我才20出头,还要再出发,也可以说是才出发,谈荣誉功劳还太早了。”

  事情得从头说起。1991年3月,王春卫出生在甘肃省静宁县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就梦想参军报国。2009年,王春卫以优异成绩考入解放军理工大学,成为一名军校学员。

  成功入选赴美参加“桑赫斯特竞赛”集训队

  入校后,王春卫风雨无阻,苦练体能技能,很快崭露头角,军事训练成绩无一不优。

  2009年,王春卫第一次坐火车走出老家甘肃静宁,来到南京的解放军理工大学,成为一名军校生。

  2013年4月,美国西点军校组织“桑赫斯特”竞赛,解放军理工大学受邀参加。

  来自农村的王春卫没有任何自卑感和不适应,他喜欢学校的军事化管理,学员的吃、穿、住都一样,多余的个人物品不允许有,时尚的便装也很少有机会穿。“不比吃,不比穿,要比就比专业成绩和军事素质。”他记得,这是当时学员队的领导“收缴”不必要的个人物品时说的话。

  经过层层选拔,王春卫从全校数千名学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军校唯一代表队中的一员赴美参赛,与来自美国、英国等10个国家的57支代表队同台竞技。比赛时,王春卫在定向越野、组合障碍、射击等课目中发挥出色。最终,中国队获得团体第三的好成绩。回国后,王春卫荣立三等功一次。

  让他欣喜不已的是,从进入军校起,每一餐饭都不用自己掏钱,每月还可以领到360元津贴费。“我读军校总共只从家里拿了1000元,是入学时候的路费,大一结束,我就用津贴费买了一台3000多元的笔记本电脑。”他说。

  同年7月,王春卫以优异成绩毕业,分配到某旅担任排长。

  和地方高校不同,军校的学员需要进行严格的军事化训练。王春卫有北方人的特点,粗犷彪悍,身材魁梧,体格健壮,一米七八的个头,站在那儿像一堵墙。“我们姐弟小时候就跟着母亲干农活儿,割麦、耕地,我经常和父亲上山放羊,一跑就是一整天。”他很快就在军事训练上崭露头角,一次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他跑了个年级第一。

  2014年8月,俄罗斯在阿拉比诺训练基地举行“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

  下午的体能训练时间,王春卫喜欢打篮球,他是学员队篮球队的主力,“我可以打前锋,也可以打得分后卫”。每天篮球场看台上,总有不少女学员看球,“我们都是彼此的风景。”他哈哈笑着说。除此之外,王春卫还看过韩寒和郭敬明写的所有书,喜欢听“少女时代”和邓紫棋的歌,并多次在学校的晚会上登台表演。

  根据总参谋部外事办公室年度安排,由第1集团军某旅组建代表队参赛。

  与此同时,他也保持着高中的学习劲头。王春卫经常在教室里自习,直到教学楼关门,周末在图书馆里,一待就是一整天。4年军校的专业理论课程,他“无一挂科”。军事素质拔尖,专业理论合格,王春卫在学员队第一批入了党,并被学员队任命为“模拟连长”。

  临战受命,担任排长不到半年的王春卫被旅领导点名,与120名装甲专业尖子一道参加备赛集训。备赛期间,王春卫刻苦训练,蝉联摸底考核综合排名第一。功夫不负苦心人,王春卫成为出国参赛的12名队员中的一员,再次代表中国军人走上国际竞技场。

  2013年年初,王春卫从全校6000多名学员中脱颖而出,成功入选赴美国参加“桑赫斯特竞赛”集训队。

  出国前一天晚上,王春卫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扬威赛场,为国争光!青春,因献身强军梦而精彩!

  再次为中国军校赢得荣誉

  竞赛无坦途。赛前,王春卫因食物中毒住进俄方医院,检查发现:肠胃受损,需住院观察一周。

  “桑赫斯特竞赛”始于1967年,每年举行一次,最初是西点军校的校内赛事,现在已经发展为以西点学员为主,英国、加拿大、德国、中国等国军校学员参加的国际军事竞技活动,竞赛主要进行射击、绳桥、索降、穿越障碍、指挥能力挑战、定向越野等10个高强度高难度课目的比拼。

  “军人倒也要倒在战场上!”当天下午,王春卫不顾病痛出院归队。

  解放军理工大学曾代表解放军在2012年首次参加了“桑赫斯特竞赛”,获得团体第4名的成绩。2013年,解放军理工大学再次组队出国参赛,王春卫是参赛队员之一。

  拼搏是军人的名片。因食物中毒后肠胃敏感,王春卫只能食用米粥一类的清淡食物,营养跟不上高强度训练的消耗。他根据体能状况重新调整了自己的训练计划,将体能技能训练灵活穿插进行,训练强度丝毫没降。

  比赛时间在2013年4月,队员们接到通知已是1月初。那年春节,王春卫没有回家,他留在学校同队友们一起备赛训练。

  这次比赛是中国装甲兵第一次与外军同台竞技,过程异常艰辛。速度赛中,我国坦克因功率不够拖了“后腿”。若体能赛拿不了第一,中国代表队将无缘决赛。

  集训队的队员来自学校国际军事竞技俱乐部和各队推荐的军事训练尖子。初选时,王春卫的成绩一般,综合评定排在第28位,射击课目刚刚及格。

  咋办?拼了,为了中国军人的荣誉!体能赛中,王春卫一分钟做了56个仰卧起坐,拿到该项目个人第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他的激励下,所有人都拼了,中国代表队最终夺得体能赛团体第一,拿到了决赛的门票。勠力角逐,我国代表队最终获得坦克技能团体第三的佳绩。

  终选阶段,王春卫成为出国参赛的11名队员之一,他除射击成绩评定为B之外,其余课目全部为A。经过刻苦训练,他的射击成绩逐步稳定,10发子弹精度射击均在85环以上。教练对他的评价是:“素质全面,责任心强。”

  强军路上当先锋,奋进脚步不停息。载誉归来,王春卫顾不得休整便一头扎进了训练场,他先后探索出装甲步兵打敌碉堡群、步枪夜间精准射击等10余项新训法战法。

  2013年4月20日,“桑赫斯特竞赛”在美国西点军校巴克纳军营训练基地进行。早上6点钟比赛正式开始,主办方为每个代表队准备了一份地图,各队分别按图行进,经过不同的路线,武装越野大约7公里,最终到达轻武器射击比赛场地。

  长期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让王春卫皱纹满面、皮肤粗糙、双手结满老茧,看上去与“90后”的年龄极不相符。

  武装越野是王春卫的强项,当时参赛有58个代表队,每个队都是求胜心切,他帮着小组合理分配装具,一路赶超,最终第一个赶到比赛场地。

  有人问他:“你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落下一身伤病,到底值不值?”王春卫憨厚地笑了笑:“赛场如战场,为了中国军人的荣誉,这点付出不算什么!”

  接下来的轻武器射击比赛要求使用美国M4卡宾枪,射击目标从75米到300米不等,比赛中目标靶和人质靶交替不定时出现。

  由于不熟悉规则,中国代表队的队员刚开始就出现同时命中一个目标的情况,按照规定,重复命中只算首次命中成绩。他们很快吸取教训,“我们小组5个人再分成两个小组,各从一边依次射击,避免重复射击。”第一个课目比赛完成,中国代表队排在第12名。“没闯进前10,队员们有些不高兴。”王春卫回忆说。

  接下来的定向越野课目,中国代表队拿到的任务是“在两小时里找到32个点位”。“太难了!”最终,他们共找到27个点位,但超时大约15分钟,得分仍然靠后。“队里唯一的女队员哭了,大家的心情有些压抑。”

  第二天比赛的第一个项目是穿越障碍,参赛队员发现,这一套障碍中的“穿越轮胎”和“跳跃高板”备赛中“没有训练过”,“前面上场的其他国家几个小组,频频出现失误,现场气氛很凝重。”轮到中国队时,王春卫第一个出场,顺利通过了所有障碍,队友们顿时士气大增,只有3个队员在比赛中出现小失误。这个项目,中国代表队取得了第2名的好成绩。

  最后是“绳桥”课目,这个项目要求队员用一条30米长绳,在一条宽约15米的河流上“架桥”通过,除第一名“放绳”的队员涉水以外,其余队员的装具和衣服不能离身和沾水,其中还要一名队员充当病号,被绑在担架上从绳桥滑至对岸。王春卫派爬绳较慢的女队员涉水放绳,然后拉紧长绳,因为绳子越紧通过速度会越快,他们最终取得了单项第一的好成绩。

  经过两天比赛,中国代表队在58个参赛队中,取得了团体综合第三,再次为中国军校赢得了荣誉。

  “西点军校有几十个队参加比赛,他们更注重学习其他国家代表队的优点,两届都没有拿第一,我觉得与他们比还有差距。”王春卫这样看待这个成绩。

  回国后,王春卫荣立三等功,也结束了4年的军校生活,他被分配到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基层连队任职。

  “要熟练指挥一台坦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14年8月,俄罗斯阿拉比诺训练场铁甲飞驰,炮声隆隆,来自12个国家的上百名坦克精英在这里参与俄罗斯“坦克两项竞赛”。在首次组队参赛的12名中国坦克手中,就有王春卫的身影,这是他第二次走出国门,在国际赛场上与外军同行较量比拼。

  2013年,俄罗斯举办了第一届“坦克两项竞赛”,去年,俄罗斯为了扩大这项赛事的影响力,把名称定为“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还通过电视全程向世界转播。中国代表队在比赛中取得了团体第三的较好成绩。2014年年底,这项竞赛被外交部评为“2014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

  2014年年初,王春卫所在的部队受命组队参赛,此时,他到该旅任职才半年。王春卫还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再次出国参赛。

  他在军校学的是野战给水专业,首先要迎头赶上的就是坦克专业技能。“要熟练指挥一台坦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向自信乐观的王春卫如实说。为了同炮手、驾驶员形成默契,在日常训练中,坦克车长不仅要随时上传下达,还要时刻观察战场环境,及时作出正确判断,指挥单车完成冲锋和攻击。这一战场素养的形成,需要的是长期训练。他开始每天跟车数十公里,“颠簸得脑袋麻木,感觉要吐”。经过半个多月的训练,王春卫终于“可以正常观察坦克外界的情况,适时指挥了”。

  还有高射机枪射击令他感到“头痛”,用子弹射击近千米外的模拟运动直升机,“刚开始一弹链子弹打光都上不了靶。”王春卫坦言,“就是不参加竞赛,这样的水平也很难在部队‘待下去’。”那段时间,他重新学习了《射击学理》,记录了厚厚一本有关高射机枪射击的笔记,还向优秀的射手们请教,慢慢掌握了高射机枪的射击方法。

  2014年7月,王春卫和队友们如期到达俄罗斯。可就在8月1日,他突然出现水土不服,发烧呕吐,住进了医院。

  带队领导来看望他,安慰他的同时流露出要换人的想法。王春卫拔掉针头,找医生开了口服药就回到队伍中。

  在8月4日的比赛中,中国代表队自带的96A坦克速度不及俄式T72坦克,尽管火炮和高射机枪射击他们都打出了第一的好成绩,但经过前两个阶段的比拼后,中国代表队仅仅排名第八,如果体能赛阶段不能“逆转”,王春卫和战友们将空手而归。

  8月的莫斯科郊外,晴空万里。体能赛刚开始,一向体能优异的队员侯鹏由于不了解比赛规则,刚做了20多个俯卧撑就被判“违例”——按照俄方标准,俯卧撑、仰卧起坐要一口气完成,中间不能停。

  王春卫上场了,他一分钟连续不断做了56个俯卧撑,取得了一个单项第一。接下来的组合障碍课目,王春卫一路扛着24公斤的弹药箱,为小组的其他队员保存了体力,这个课目又取得了一个单项第一。就这样,他带领参赛队获得了体能综合第一,中国代表队总排名从第八升至第四,成功闯入决赛。

  最终,中国代表队获得竞赛团体第3名,王春卫所在的车组荣获最佳单车、王春卫获得体能最佳个人。

  1991年出生的王春卫,是此次出国参赛队中最年轻的队员,回国后,第1集团军为他记一等功。

  (作者:张文举    图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2138com太阳集团发布于澳门太阳集团2007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也可以说是才出发,王春卫风雨无阻